幣印COO朱砝:“偏執”的礦圈梁朝偉,追求極致產品

小玲兒 2019-10-25 16:07

文 小玲兒

出品 耳朵財經

區塊鏈仍處于早期發展階段,但礦池行業的競爭卻異常激烈。有一家礦池僅用了14個月就將自己的比特幣全網算力從零提升至全網第一,而它就是Poolin(幣印礦池)。此次耳朵財經(id:erduocaijing)在幣印奪得榜首時專訪了幣印COO朱砝,與您一起走進他和幣印的故事。

在約定的時間內,耳朵記者在幣印公司見著了被稱為“礦圈梁朝偉”的朱砝,大家在公司都親切地稱他為“砝哥”。皮膚白皙的他身著白色T恤和深色褲,梳著整齊的劉海,帶著黑框眼鏡,鏡框下是雙濃眉大眼。午休過后,他處理完手上的工作事務,抽空在會議室完成了此次專訪。

/1/

從互聯網到礦圈,不變的產品人

早在2012年,朱砝就有心離開互聯網圈進入新行業,那時互聯網行業已過了野蠻生長的時代,隨著產業的逐漸成熟,主流互聯網產品已有固定的流程和思維。而作為一個產品人,自然想實現更多創新的理念,但受制于當時行業形勢的發展,個人可發揮的空間有限,換一個新環境已是必然。 

考察一番后,朱砝先去了一家校友和同學創辦的IT外包公司,給萬達和聯想做項目。“當時覺得精力還很豐沛,又可以接觸到不同的行業和人,同時也在市場上尋找新機會。”他仰著頭思索了陣才開口說:“也是因為自己所提的建議,對方會聽。”自己的觀點被認同及采納,或許這是他作為一個產品人的執著。

同年,他第一次聽說了比特幣后,當發現用自己的筆記本挖礦竟連電費都賺不回后,此事便告一段落。但此時的礦圈早已風起云涌,下半年就淘汰了CPU、GPU挖礦模式,出現了比特幣專業礦機,發展頗為迅猛。

2015年,當朱砝決定徹底離開互聯網行業選擇進軍區塊鏈行業時,卻在選擇公司時有些猶豫。“當時感覺挖礦比較靠譜,畢竟有親身挖礦的經歷;那時也沒太多做山寨幣的公司可選擇;考慮到離家的距離,最終選擇了比特大陸這家公司。”他仔細回憶當時的情景后說道。

朱砝

隨后他便成為比特大陸的一員,負責旗下螞蟻礦池的產品管理,而此前,他是互聯網圈的產品經理,此次轉換的是圈子,不變的是那顆做產品的心。

前幾個月,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扎根于行業的知識和前沿動態,“如果不先了解行業中的基礎知識和邏輯,就很容易學偏。后來我也會和公司的新人說,最初不要想著做什么重大的事情或創新,這基本不靠譜。我們經手的團隊基本都是六個月試用期,就算你學東西快,也需要幾個月的時間進行沉淀和思考。”

朱砝側坐著繼續說:“創建自己的知識結構和學習方法,每個人的都有自己的方式,這需要時間摸索和思考。因為這些東西背后的邏輯比較復雜,同時還需要了解一些技術層面的知識。”

熟悉了行業情況并適應了公司情況后,朱砝便一心打磨螞蟻礦池這個產品。

在螞蟻礦池做了八個月的產品優化和改版后 ,一個契機讓他轉向BTC.com,而等待他的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2/

BTC.com的“分與合”

2016年7月,潘志彪、李天昭和朱砝三人在比特大陸開始做BTC.com這個品牌,原計劃不做礦池,因為公司旗下已有自己的礦池,所以開始從門戶、瀏覽器和媒體著手。但三人發現在與螞蟻礦池團隊的工作推進過程中比較困難,在完成了各種改版以及做完BTC.com瀏覽器的移動端后,三人決定做一個新的礦池,但公司是反對,也不給任何相關資源支持。

“做BTC.com時,公司沒有給算力支持,其他礦機商因為競爭關系也不可能給我們。最難的是我們爭取不到任何一家礦機商,相當于被孤立了。如果我們是中立的礦池,那么便有可能爭取到任何一家礦機商。”朱砝說到這,聲音明顯有了起伏。

即便未得到公司的任何資源支持,但朱砝三人還是用12個月的時間將BTC.com礦池做到了全網第二,BTC.com瀏覽器也成為了國內用戶最常用的工具之一。如果公司當時能給予更多支持和相對寬松的環境,或許BTC.com能更早成為第一,這個或許未來,但先來的是三人的離職。 

2017年8月,潘志彪最先離開比特大陸,接著朱砝和李天昭同在9月離職,至此BTC.com的管理層集體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