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DAO中國區負責人 潘超:在加密世界研究經濟學

小玲兒 2019-11-16 16:56

文 小玲兒

出品 耳朵財經

八年貨幣銀行方面的研究,本科和碩士都是經濟學專業的他,愛好經濟學,也對AI和數據感興趣。2013年接觸到比特幣卻只研究它的機制和實驗發展。曾想做數據科學家的他,最后進入區塊鏈項目MakerDAO。這是機緣卻也不悔,因為恰好將興趣轉為職業,工作即為快樂。

在這浮躁的區塊鏈世界,他有著怎樣的初心和堅持?與耳朵財經(id:erduocaijing)一起走進MakerDAO中國區負責人潘超的世界,看他如何做到將經濟學作為一輩子的興趣。

/1/

經濟學是一輩子的興趣

2013年,就讀經濟學專業、研究奧地利學派的潘超被哈耶克的《貨幣的非國家化》中的一些觀點吸引而對比特幣產生興趣。

他購買一些比特幣,研究其作為超主權貨幣的機制以及實驗,并未因此進入區塊鏈行業,當時也未有區塊鏈行業的概念。

大四,他作為中國區創始團隊成員為全球最大的在線教育公司Coursera工作,后來也做過數據分析和挖掘工作。

2016年,Coursera退出了中國市場,而他繼續大學的興趣研究 — 去歐洲讀經濟學。導師是哈耶克的學生,他繼續研究奧地利學派,主攻貨幣銀行方面。

“愛好經濟學,因為它能解釋很多反直覺的東西。后來接觸到貨幣理論,集歷史、哲學、經濟學、心理學以及數學為一體,包括加密貨幣中的密碼學,它雖復雜但能學習很多新事物。每天都可以發現一個新世界,這很美妙。想象自己在侏羅紀公園通過一扇門就可以看到新事物,挺開心的。”他的音色里洋溢著欣喜。

這期間他也對AI和數據感興趣,當時想成為一個數據科學家。

他與讀書時的一位師兄一直保持聯系。師兄熊越是區塊鏈公司幣信的合伙人,在潘超 2017 年學成歸國時,推薦他進入區塊鏈行業。而后經過介紹,他認識了MakerDAO項目創始人Rune。

潘超

“與Rune聊天后發現我們興趣相投,且MakerDAO與自己專業背景相符。雖然當時產品還未正式推出,但知道區塊鏈需要一個可以解決需求和落地的穩定幣。就這樣加入了。”潘超憶起當時的情景說道。

2017年8月,他正式加入MakerDAO。MakerDAO是以太坊上的智能合約系統,提供第一個去中心化穩定幣Dai和衍生金融產品。最初負責MakerDAO的經濟研究,慢慢他的重心移至中國市場,成為中國區負責人,直接與Rune商量工作與決策,也參與基金理事會的決策。

雖然在此之前,他也不曾想到自己會投身于區塊鏈,但最后卻歡喜。

工作之余喜歡打籃球和爬山,他轉而又說:“其實工作和生活分的沒那么開,讀跟經濟學相關的報告和論文,對我來說也是放松,而這又有助于工作。我比較幸運,喜歡經濟學,對編程和技術也感興趣,正好工作就是自己的興趣。”

雖然沒能成為一名數據科學家,但數據可以作為興趣,例如他開發了微信機器人做自動識別和加密貨幣報價。而區塊鏈的高速迭代,讓人不斷學習和探索新事物,激發好奇。

未來專注貨幣和區塊鏈相關的產業,例如以太坊本身的設計和未來的進展,同時一直關注穩定幣市場。

“作為一個愛好和研究者,經濟學是一輩子的興趣。它也是在不斷變化,幾十年前的理論可能現在不適用了。而穩定幣還處于早期階段,它的想象空間很大,這也值得不斷探索。”他重復著穩定幣是未來的方向。

/2/

Dai的去中心化金融

潘超剛加入時,周會用一個類似YY的軟件語音。20幾個人互不認識,像密碼極客一樣共創一個以太坊上的新貨幣。2019年,項目人員漸擴至100多人。雖是極客式的分布組織,但日漸規模化與商業化。

“MakerDAO追求效率以結果為導向,盡管人員遍布各大洲,但保持分布式協作的同時,又兼具效率。很多區塊鏈項目因分布式協作而存在效率問題,例如不斷推遲主網上線的時間。”他聊起MakerDAO的變化。

人員增加,項目不斷壯大,前期推廣也并非一帆風順。他在2017年宣傳MakerDAO時,知道的人很少,因其門檻高。國內用戶因為微信支付和支付寶的廣泛使用而導致替代成本高。即使在西方國家也是極客和開發者了解,而普通用戶少。直至后來推出了本地化、簡單易用的產品,才開始有更多中國用戶。

Dai是MakerDAO發行的的穩定幣,通過數字資產進行抵押生成,不需接觸銀行和中介,是去中心化金融的范疇。

MakerDAO項目

同為穩定幣的USDT,常與Dai比較。對此潘超說:

“Dai和USDT是兩個市場。
1、創造方式。USDT通過托管用戶美元或者憑空發行,而Dai的背后有數字資產進行超額擔保。
2、供給方式。Dai通過所有持有數字資產的用戶自己創造,而USDT是泰達公司中心化發行。
3、應用場景。很多去中心化的應用都使用Dai作為基礎貨幣,USDT則更多是出入金渠道。
4、監管層面。Dai是監管友好型,它背后的的以太坊已被美國監管機構認可。而USDT則不友好,合規的機構都不愿意接入。
5、Dai是加密市場上的原生貨幣,而USDT處于法幣和加密貨幣之間的灰色地帶。”

USDT風險大,早前就爆出資金不透明以及時常增發的情況。不過因為有近40億的發行量,加上網絡效應和其背后的交易所和公司管理及運營高效以及豐富的資本,撐起了流通。

“短期USDT還會存在,但可能會出現黑天鵝,例如監管突然出手,Tether的資產出現問題,它會把自己干掉。”他說出自己對穩定幣的判斷,又補充道:“市場最后會留下三種穩定幣,第一種例如USDT,占據灰色市場。第二種例如USDC,受監管發行,占據白色市場。第三種區塊鏈原生市場,Dai目前的角色。”

“Dai是實現比特幣的初心——點對點傳輸的電子現金。Dai的價值低波動性,加上基于以太坊去中心化帶來的安全性。”他指出Dai的優勢。

MakerDAO本月將在目前只有一種抵押品的基礎上增加其他抵押品,實現多抵押版本。潘超與國內合作伙伴籌備新產品,上線了一個Dai的OTC交易平臺,方便中國用戶購買和兌換Dai,作為一種穩定幣避險和價值存儲。

目前市值處于十幾名,但下一步MakerDAO將切入實體市場,引入鏈下資產到MakerDAO上發行Dai。未來它將是一個上萬億的市場。

/3/

見證行業的發展后仍不改初心

潘超最初認為以太坊是一個世界計算器,可以運行很多去中心化的應用,例如打車、聊天。后來卻發現這并非區塊鏈能解決。

2018年后,他覺得可能金融才是區塊鏈唯一的落地方向。區塊鏈改變世界、改變人類的生產關系,可能還缺少很多東西。但能改善現有的金融服務,讓跨境金融更有效率以及讓用戶平等和公平。

除了金融,目前還沒一個區塊鏈可落地能帶來收入的應用場景。通過智能合約實現自動化銷售和清結算,仍需鏈上和鏈下行為無縫對接,形成一個閉環,目前這些還不成熟。

市場亂,穩定幣只是一個概念,很多區塊鏈項目都想將產品往上靠。但一個不靠譜的穩定幣項目很快就會被證明其不靠譜,因為幣的價值不穩定。證偽速度快。

不僅是穩定幣市場,整個行業都浮躁,很大程度上是因為缺少監管。